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醫院名醫

首頁 > 名醫風采 > 醫院名醫
晁恩祥
詳細介紹:

  飛赴廣州迎戰非典

  2003年1月中旬,易信彩票呼吸科收治了几名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基本症状是高烧不退、干咳、全身乏力。为了摸清病因,呼吸科邀请时任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肺病系专业学术牵头人的晁老赴广东会诊。当时,晁老正在医院出专家门诊,一接到电话欣然接受,火速飞抵广州,次日又马不停蹄地赶赴昆明会诊。

  “爲迅速獲得第一手資料,到廣州後我直奔病房。當時,8個病人伴有肺損傷和免疫系統疾病。通過了解病情,觀察舌、脈,聽診、看X光片胸片,我意識到,該病不是一般的肺炎,發展非常迅速,很可能波及全身髒器。”晁老認爲病人濕邪重,溫毒熱盛,建議從溫病辨證,提出了清熱化濕、解毒益氣的治病思路。這也成了後來廣東省以致全國中醫藥防治非典方案的基調之一。

  晁老是北京中醫界第一個給非典病人看病的中醫專家。重提舊事,晁老頗還有點心有余悸:“當時就憑著一股治病救人的責任,徑直沖到第一線,後來才知道非典的凶險,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後怕。”

  非典迅速引起全世界的關注,然而,在中央有關中醫治療非典方案出台之前,中醫是否應介入一線治療飽受爭議。晁老認爲,中醫抗擊非典責無旁貸:“曆代曾多次有溫疫流行,總結了不少治療溫疫的傳統經驗。明代吳又可的《溫疫論》正是大疫後的傑作。廣東省應用中醫藥治療非典也取得了矚目的成績,我們不求待遇,只要能上一線就行。”

  2003年4月至5月初,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及北京市中醫管理局,幾經研究修訂,確立了中醫治療非典的方案。同時中醫界同仁們挺身而出,深入第一線,爲病人診舌察脈,辨證施藥,爲抗擊非典立下汗馬功勞。

  給防非典藥熱“降溫”

  非典期間,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向社會公布了預防非典的中醫處方後,由于恐慌心理,加上有人斷章取義,以爲喝了中藥就不患非典。于是,出現了千人一方、萬民服藥的情況。這時,最先站出來呼籲民衆不要亂服藥的恰恰是晁老。

  晁老笑说:“当时板蓝根、金银花卖疯了,价格涨了十几倍。预防非典处方由清热解毒、透邪化湿、防气虚、保护肺部的一些药物组成,对防治非典有效,但我并不主张滥用板蓝根,它属寒性药物,吃多了会有人胃部不适。”因此,晁老多次在电视、报纸上呼吁,预防传染病不要盲目,应以隔离防护为主,还要看个人的体质和有无感染机会。重要的是做好个人卫生,没有醫生的指导,不能乱服药。

  2004年4月,北京再次發生非典,晁老又以專家組的名義,參與了中醫藥的治療,進一步了解了病情,把握病情症候變化,發揮了中醫藥的作用。

  而今,雖然非典陰影漸漸散去,但晁老思考和研究並未停止。“事實上我們對疾病的原貌狀況、演變規律仍然缺乏了解。尚需通過認真觀察和全面收集科研資料進一步分析,不必急功近利。”

  人生回眸

  小感冒改變人生理想

  中學時代,在唐山二中,晁老既是三好學生,又是優秀的體育健將,曾在大學獲百米跑冠軍,創下校運會紀錄;也曾代表唐山參加河北省運動會。本以爲運動生涯會平穩展開,但在一次感冒後,他的人生道路卻發生轉折。那時,學校有位60多歲的語文教師,這位老師精研歧黃、仲景,醫術精湛,曾懸壺唐山,後轉教爲醫。這位老師治好了晁老的感冒,也改變了晁老的人生理想。

  重提舊事,晁老深深折服于中醫的神奇:“區區幾味藥就能藥到病除,讓我驚歎中醫的功效。當時老師意味深長地說:‘中醫會有前途的。’這話讓我銘記在心。高考時,我毫不猶豫地在第一志願報考了首屆招生的北京中醫藥大學,1956年秋入讀,從此走上了中醫之道。”

  寒夜出診幾乎凍僵

  關于青年時代,晁老念念不忘的是在內蒙古20年支邊的難忘歲月。在那“一把草藥、兩根銀針”的年代,晁老帶領醫療小組,于春節前深入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北大荒克山病多發區幫助鄉民防治克山病。其間,他巡回醫療,救治病人,並與當地老鄉建立了無比深厚的感情,深受當地鄉親的愛戴。

  1967年大年三十晚,晁老和另一防治克山病的同伴相約去10裏路外爲兩位老鄉看病,同時看望醫療隊的其他人員,誰知在行走間,天漸黑,迷了路。當時,天寒地凍,雪地難見路面,又多山路,氣溫達零下40℃,寒氣逼人,地上積雪足有一尺來深。

  當時已近深夜,不見月亮,但四周潔白一片,亮如白晝。晁老靜下心,尋思著叉路口的方向,突見半空橫過一條電線,他心中一喜:“順著電線杆,必能找到人家。”于是,兩人從雪地裏找出一根樹枝,順著電線摸索著前進,一小時後,前方突現微弱亮光,走上前去,果然是一戶人家,老鄉問明原因,熱情地提著馬燈,帶著他們又翻過一個雪山頭,才到了醫療點。

  一踏進門檻,晁老緊崩的神經才松弛下來,脫下皮襖,整個身子呼呼往外冒氣,翻起褲角,裏面卻是一圈冰塊。雙腿凍得麻木無比,一點感覺都沒有。因爲是農曆大年三十,老鄉正等他們吃年飯呢!聽說晁老被困雪地,老鄉一個勁說好險好險。

  醫德淳厚

  患者千裏傳書謝醫恩

  对医德,晁老论述精辟:“努力学习、观察分析、认真领悟永远是醫生的责任;创新精神、逻辑思维、实事就是、法规意识都是醫生必备的品质。”

  培养高尚医德,晁老一向严于律己,甚至在仪表上都为病人着想。每天出诊前,他都打好领带,一丝不苟地穿戴整齐,因为他坚信,醫生只有树立严肃、可信而不失亲切的形象,才能让病人信任自己。

  正因爲一切以病人爲中心,晁老贏得了患者全心全意的信賴,前來求醫問藥者遍及祖國大江南北,由于曾應邀到過日本等國講學、指導醫療,國外的患者也絡繹不絕。晁老家中,來自四面八方的感謝信堆積如山,仔細品讀,滿紙情真意切。患者們對其救命藥方驚歎不已,對其淳厚醫德感激不盡。

  對中藥毒性直言不諱

  晁老從醫40余年,對中醫有著深厚的感情。但他並不盲目誇大中藥的效用,對中藥存在的不良反應,他敢于直言、實事求是。

  當下,個別商家出于經濟效益考慮,以“純天然、純中藥制劑,無任何毒副作用”等宣傳口號誤導民衆。對此,晁老持否定態度:“古人雲:‘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因天然藥物本身的問題、炮制過程中出現的變化、服用者個體差異、是否對症等因素,均會導致中藥的不良反應。中藥有有毒、無毒及毒性大小之分,使用不當會造成髒器損害。”

  目前晁老已發表不少有關中藥不良反應的論文,也應邀擔任《中國藥物警戒》雜志的編委,致力于搜集中藥不良反應,研究藥物醫療器械的安全性。他認爲,“中醫治病有效,但不可盲目誇大,中藥的不良反應應當引起重視。”

  人物檔案

  晁恩祥,1935年出生,1956年~1962年學醫,1976年3月至1977年10月參加全國中醫高級研究班並畢業。從醫42年。以中醫內科爲主,更擅長治療呼吸系統疾病、脾胃、肝膽病等內科疾病,如哮喘、肺心病、肺纖維化、胃炎、潰瘍病、腸病等;最喜歡的中醫藥學家:張仲景、王清任、任應秋、嶽美中。最喜讀的中醫藥著作:《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印象最深的中醫格言:“把握陰陽”、“謹守病機”、“治本必求其本”、“八法之中百法備焉”、“勤求古訓,博采衆方”。

  學術成就

  1962年畢業于北京中醫藥大學,多年在病房、門診從事醫、教、研工作,1984年調入中日友好醫院。曾任中醫肺脾科主任兼中醫大內科主任。對于肺系病、肝膽病、急症等頗有研究,且造詣較深。現任中華中醫藥學會理事及其內科分會、急診分會副主任委員、中國醫師協會理事、國家藥品食品監督局審評專家。

  工作40余年來,作爲北京中醫藥大學、天津中醫學院客座教授、博士生導師,培養碩士、博士研究生10余名,現帶教京、粵、豫等地高徒9人。

  曾任主編、副主編,編輯中醫專著《臨床中醫內科學》、《今日中醫內科》、《中醫內科手冊》、《中醫急診醫學》等五部,撰寫學術論文80余篇。曾獲5項省部級科研成果獎,非典期間獲科協“全國抗非典優秀科技工作者獎”、中華中醫藥學會“抗非典特殊貢獻獎”。

  弟子眼中的大師

  晁老醫術精湛、著作等身。他對中醫理論見解獨到、闡釋精辟。深奧難懂的醫理,經晁老解釋後,總讓人豁然開朗。雖然在學術領域裏頗有建樹,但他從不談成績和榮譽,卻把經驗和教訓相授,對後輩很有指導性;對病人,晁老親切而耐心,診治疾病、望聞問切一絲不苟,親力親爲,不會只聽彙報妄下結論。

  生活中的晁老平易近人,对中医前辈遵为师长,与他相处如沐春风……回忆往事,点点滴滴难以赘述,一句话,师从晁老,学医术,学做人,让我受益一生。(易信彩票张忠德、韩云)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友情鏈接|招聘信息|供應商管理|名老中醫學術交流|中醫健康管理|中醫醫案管理 |知識管理|在線考試